家長經驗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家長經驗分享:我咋處理女兒的“叛逆”

                    發布時間:2013-12-09 14:56:02     點擊量:

                     “早戀”對于家里有高中女兒的父母是一個十分敏感而又畏懼的詞匯。實際上,哪個少男不好奇?哪個少女不懷春?作為父母,我們也都是這么過來的,又有什么可擔驚受怕的呢?而現實中又有多少青春少年在這個問題上由于和父母的沖突而導致了一系列的問題!觀察80后的孩子在中學時代,男女同學之間的關系已經根本不是作為父輩的50后或60后讀中學的那個時代能想象的了,他們相互之間有說有笑,打打鬧鬧,電話、短信不斷,節日、生日或就在平時,也是各種賀卡、小禮物互相贈送,表情達意。說實話,這真是值得羨慕,哪像我們那時候,男女同學之間幾乎都不說話,一幅“老死不相往來”的勁頭。而也正因為如此,一旦出現“早戀”現象,我們這一代很多家長(微博)便視為洪水猛獸,認為這必然影響孩子學習。而且有一種不可預知的恐懼,因為我們自己沒經歷也沒感受過,似乎也忘了自己當初的渴望。其實說到底,還是沒把孩子當成一個完整的人來尊重。只是想:身為學生,在學習期間,就應該好好學習,哪里能去談什么戀愛。因而一旦發現早戀的苗頭,就千方百計地去阻止,生怕孩子“飛蛾撲火”。 #本文內容來自好家長網(www.hjzcn.com)

                      現在男孩子和女孩子的自由交往,可能使得大部分孩子都會出現所謂的“早戀苗頭”,章越也不例外。在她高二時的一天下午,我因身體不適提前回到家里,打開門正準備換拖鞋,一看感覺是孩子回來了。不同的是在門口同時還放著另外一雙男生的鞋。心理的防范意識驟然升起,但我又本能地控制著自己。便向里屋比較隨意地喊了一聲:“章越,你回來了? ”

                      她在自己房間“嗯”了一聲,說:“今天學校放學早,因為學校老師今天下午有活動。 ”

                      等我換完了鞋進屋。她和一位男生從自己房間走了出來,倒并未異樣而很自然地跟我說:“爸,他就是我以前說起過的江曉波。 ”回過頭去又對站在靠后點的男孩說:“這是我爸。 ”

                      “因為今天放學早,老師要我們離校,他因為回去家里也沒有人,所以就和我一起來家里做作業了。 ”她也是覺得這樣被我碰見我自然會犯嘀咕,因此似乎要解釋什么。
                      “好,好,好,這樣很好,你們繼續做作業吧。 ”我盡力不讓自己表現出有什么異樣,但不知當時的語氣是否已經控制得很好了。

                      兩人又回到孩子的房間,過了大約有十來分鐘,男孩拿著書包出來,說:“叔叔,我們作業做完了,我回去了。 ”

                      江曉波這個名字我倒還熟悉,因為孩子在與我們閑聊的時候經常會說一些他們班上的人和事。這時我仔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個小男孩,大約有一米七五的個子,眉清目秀,衣服穿得干凈得體,身材勻稱,比較養眼,心里倒并沒有什么反感,心想我自己要有這么個兒子倒也是夢寐以求。隨口說:“著什么急呀,再玩一會兒吧,你爸可能還沒有下班回家呢。 ”

                      “差不多了吧。”看他的口氣和樣子也顯得還自然,本來嘛!他一放松,我就憑借自己和孩子說話時一慣的引導性習慣,開始兩人之間長達半個小時左右的由我引導的“聊天”:從他父母的工作開始,爺爺奶奶和姥姥姥爺的老家,就我所知道的他們學校里的一些軼事,到高中的數理化問題,高考的目標,想上哪所大學,再到今后準備學什么專業以及父母的希望等等,完全是無所不聊。
                      “你怎么還沒走啊?”這時我孩子從自己的房間出來,笑著說。

                      “哦,對了,你爸媽也該下班了,下次有機會咱們再聊,那慢走啊!”我這樣說。

                      “謝謝叔叔,那我走了。 ”說著轉過身到門口換了鞋回家去了。

                      “你真能侃,跟誰都能說! ”女兒這么說我,語氣已經跟平時一樣。

                      “你作業做完了嗎? ”我平靜地問。

                      “還沒呢。 ”她似乎又感到了什么。

                      “先看會兒電視吧!我們準備準備就吃飯。 ”我這樣說就可以和她繼續說說話。在她去開電視的時候,我說:“不過,以后你請同學,特別是男生來家里一起做作業最好先跟家里人說一聲,免得嚇我一跳。另外讓人一看,在家里多出一雙陌生男人的鞋,還以為出什么事了呢!”說這話時我的語氣變得嚴肅起來了。

                    “再說,你媽也和你說過,小姑娘有時候要自己多長個心眼,這話是有一定道理的。今天的事本來也沒什么,不過讓你媽知道了也會不高興的。”我繼續說。“不過,曉波這個孩子在各方面都還是很優秀的,多跟這樣的同學交往,也能從他那里學到不少好的東西。 ”我用這種肯定的方式來結束了這次偶然尷尬的見面。

                      事后,我在她媽面前很長一段時間里也沒有說到此事。

                      過了一段時間,我在章越面前主動問到江曉波的情況。

                      “挺好的呀! ”她說。

                      “不過,他說你太厲害,有點說不過你。其實平時他可能拽了。 ”

                      “是嗎,我沒說什么呀?這孩子還不錯,挺懂事的。以后會有出息。”我還是正面再次給予肯定。但過后,我只是提醒妻子要多關注孩子在這一時期的情感問題。因為作為母親,這方面與女兒的溝通還可能更方便一些。 #本文內   以后江曉波和章越作為班上的同學正常交往一直到高中畢業。這個孩子后來也考上了一所重點大學。

                      另有一件事是到了高三,有一天她很得意地給她媽看一樣東西,說是一個同學送給她的生日禮物:一個很精美的女式小手提包。她媽看了先是眼睛一亮,連她自己都還沒有這樣“高檔”的手提包,女同志嘛,對這方面的東西較為敏感。

                      “這包不錯呀,給我行嗎?是誰送給你的? ”她問。

                      “是高放! ”她直接回答。

                      “他為什么要送你? ”她媽問。

                      “這是他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孩子還是覺得很高興。

                      “這個禮物你不能收!這個包肯定不是他自己用零花錢買得起的。 ”她媽的語氣很堅決。

                      “他說是他媽幫他買的。”孩子解釋道。
                       “那就更不應該收了,你憑什么收他媽給你買的這么貴重的禮物呢?明天你先拿回去還給他。 ”聽了孩子的解釋她媽媽便更覺得有些不對勁。

                      “你媽說的是對的。現在你們同學之間相互送點小禮物增進友情,這很好,不過不能超過各自能夠承擔的經濟能力。高放他媽這么做不一定對。再說等到他過生日你拿什么禮物去回送呢?要是不回送就不平等了,不是嗎?”我希望她自己想明白后自愿地把那個看了很喜歡的小包還回去。

                      “那好吧!”雖然顯得有點不是很樂意,但她還是答應了我們的要求。

                      后來的一段時間,她和男同學的交往都還比較正常,并沒有出現我們擔心的那種因為在情感問題上出現太大的波動而影響到正常課程學習的狀況。

                      家里有個女兒,在高中三年的時間里,每個作為家長的在孩子早戀這個問題上可以說都是如覆薄冰,不知一旦掉入陷阱會出現什么結果。我們能平安度過,心里還真感到幸運。關于早戀問題,我有幾點這樣的體會:不要“無中生有”、“妄加猜想”,要對孩子的人格有最基本的尊重。否則屈打成招,真把孩子逼上了梁山。不要“視而不見,聽之任之”,要對孩子的成長采取負責任的態度。否則任其發展,缺乏正確的指導對孩子的成長不利。要“設身處地,尊重事實”,這樣才能就此問題與孩子有對話的空間。要“遠處設防,防患于未然”,這樣才不至于讓孩子因逆反而誤入歧途。

                    Copyright Fuzhon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山東師范大學附屬中學  魯ICP備06004854號 
                      地址:濟南市山師北街3號  郵編:250014
                    濟南市幸福柳校區地址:歷城區王舍人街道幸福路10號 郵編:250100

                    凯发娱乐_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