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附中黨建>>學習園地>>六大黨章:中共黨史上唯一一部在國外通過的黨章
                六大黨章:中共黨史上唯一一部在國外通過的黨章
                發布時間: 2016-06-17 15:02:29 點擊次數: 0 字號:
                 

                \

                  1928年,中國共產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在莫斯科召開,通過了《中國共產黨黨章》,這是中共黨史上唯一一部在國外通過的黨章。

                  中共六大從籌備到召開費盡周折。大革命失敗后,國內形勢十分緊張,在如何認識當時的社會性質,以及革命對象、動力、前途等關系革命成敗的重大問題上,黨內存在認識上的分歧和爭論,迫切需要召開黨的全國代表大會認真加以解決。八七會議決定:“中央臨時政治局應在六個月內準備召集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1927年11月,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召開六大的決議,決定“第六次全黨代表大會決于1928年3月初至3月半之間召集。”但由于黨內出現“左”傾盲動錯誤,更加表明正確估計形勢,認識中國革命基本問題的極端重要性,因此,盡快召開中共六大已經刻不容緩。1928年1月18日,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會議認為:鑒于黨內已經發生了所謂左右派分歧,而且在對“機會主義”、“軍事投機”等問題上,存在著不同意見,特別是關于黨的組織如何發展、黨的路線政策(對國民黨的策略、農民土地問題、對資產階級的政策等)和綱領等等,都必須有一個明確的解決,因此,召開黨的第六次代表大會是很必要的。會議確定三月底召開六大。由于當時國內白色恐怖嚴重,而黨又迫切需要有一段比較充裕的時間、相對安定的環境來認真總結大革命失敗以來的經驗教訓,研究并部署今后的工作,很難找到一個能夠保證安全的地方開會,因此,在開會的地點上未能取得一致意見。就在此時,中共中央得知赤色職工國際第四次代表大會、共產國際第六次代表大會和少共國際第五次代表大會將于當年春夏在莫斯科舉行。考慮到屆時將派代表團出席這幾個大會,而且中共中央也迫切希望能夠得到共產國際的及時指導,在這種情況下,中共中央決定報請共產國際執委會批準中共六大在蘇聯境內召開。1928年3月底共產國際來電,“讓六大代表去莫斯科開會,這樣,開會的地點就最后確定下來了”。

                  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中國共產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在莫斯科近郊的茲維尼果羅德鎮五一村“銀色別墅”秘密召開。7月10日,討論通過修改后的中國共產黨黨章草案。當進行這項議程時,周恩來曾專門作了說明:黨章草案已由章程修改委員會修改了一半,因來不及修改完畢,所以提交大會討論修改。說明之后,即宣讀黨章修改草案并逐條討論,最后付諸表決,大會一致通過修改后的《中國共產黨黨章》。

                  六大黨章與五大黨章相比,在結構上有一些調整,共十五章五十三條,包括名稱、黨員、黨的組織系統、支部、城鄉區的組織、縣或市的組織、省的組織、黨的全國會議、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中央委員會、審查委員會、黨的紀律、黨的財政、黨團、與共產青年團的關系等內容。

                  六大黨章草案的報告人是鄧中夏,但黨章起草人是共產國際指定的團隊,組成人員為“瓦西里耶夫、諾林、沃爾克、貝爾曼、蘇兆征、向忠發和米夫”,除蘇兆征、向忠發兩位中國人外,其他幾位蘇聯人大都曾在或正在莫斯科中山大學任教,對中國情況相對比較了解。在黨章草案起草過程中,共產國際也比較注意向中國方面征求意見。如1928年4月10日瓦西里耶夫給中共中央的信中說:“寄去貴黨的示范章程草案”、“我們并不建議你們作為不加任何修改就完整通過的文件”,顯然用的是商量的口吻。但是,由于該黨章的起草者大多是外國人,蘇兆征和向忠發雖然也參與起草,但他們同時也參與軍事議案和職工運動議案的起草工作,對黨章草案的具體影響有限,這就導致六大黨章具有兩個突出特點:一是內容和體例上深受蘇共十四大黨章的影響;二是特別強調共產國際的領導。

                  六大黨章增加黨的名稱、黨的組織系統、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中央委員會、審查委員會、黨的財政等章節。增設的“名稱”部分,規定黨的名稱為“中國共產黨”,強調“中國共產黨為共產國際之一部分”,即共產國際的支部;在第二章規定“凡承認共產國際和本黨黨綱及黨章加入黨的組織之一,在其中積極工作,服從共產國際和本黨一切決議案,且經常繳納黨費者,均得為本黨黨員”,這是按照列寧建黨思想對黨員資格作了更為完整的表述。在關于執行黨的民主集中制的組織原則方面,規定黨員及地方組織要無條件執行“共產國際代表大會或本黨代表大會,或黨內指導機關所提出的某種決議”。規定黨的全國代表大會須“由中央委員會征得共產國際同意后召集之”。這些規定明顯地過分強調共產國際在中國共產黨的建設中的地位和作用,不但違背了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也在黨的制度上為共產國際干涉中共黨內事務提供了依據。

                  另外,六大黨章十分重視基層黨組織建設,將“支部”一章提到前面,緊隨“黨的組織系統”,對于當時恢復被嚴重破壞的基層黨組織和在白色恐怖條件下開展秘密工作具有重要的意義。特別是把“征收和教育新黨員,散布黨的出版物,在黨員及無黨工農中進行文化和政治教育的工作”作為支部的重要任務,表明中國共產黨開始意識到思想建黨的重要性,可以說是“思想建黨”的初步探索。

                  總之,六大通過的路線是正確的。正如毛澤東后來所說:“無論如何,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我黨歷史上是起了進步作用的。”六大的主要缺陷集中表現在“沒有把中國的情況搞得很清楚”,一是對中國革命的長期性和農村革命根據地的重要性認識不足,仍把工作重心放在城市;二是對中國社會的階級關系缺乏正確認識,繼續把民族資產階級當作革命的敵人,沒有認識到中間派的作用和反動勢力內部的矛盾;三是在組織上片面強調黨員成份無產階級化和指導機關工人化。正如劉少奇在黨的七大《關于修改黨章的報告》中所指出,“黨的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的黨章,由于情況的特殊,許多部分不能適用,這就造成許多黨員對黨章重視不夠、實行不力的習慣。”

                  延伸閱讀

                  黨章史話

                 
                Copyright Fuzhon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山東師范大學附屬中學  魯ICP備06004854號  
                地址:濟南市山師北街3號  郵編:250014  電話:(86)0531-86187151  Email:shanshifuzhong@126.com

                 
                凯发娱乐_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