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附中概況 附中黨建 名師風采 人才培養 成就展示 對外交流 招生信息 專題子站 辦公系統 English 聯系我們
                    首頁>>研究性學習展示平臺>>探尋老濟南的歷史
                    探尋老濟南的歷史
                    發布時間: 2012-03-19 14:32:37 點擊次數: 0 字號:

                      組長:楊鵬臣 組員:魏晨陽 劉碩

                      指導老師:趙宗昌

                      抗日戰爭時期,震驚全國的濟南攻擊戰

                      1938年8月初,日軍分五路在長江南北對武漢展開了瘋狂的進攻。國民黨武漢抗戰大本營電令全國軍隊,在8月13日上海軍民抗日一周年紀念日這一天,對日寇進行全面進攻,打擊敵人,以解武漢之危。

                      早就準備攻打山東省會濟南的齊東抗日義勇軍,在接到電令后,立即進行部署,并做好充分的戰斗準備,八路軍山東縱隊三支隊也派出部隊進行支援,聯合作戰。

                      8月12日下午,抗日義勇軍司令,曾任馮玉祥將軍參謀的抗日愛國志士孟昭進,在齊東縣商家莊,召開了抗日義勇軍營以上干部參加的軍事會議,正式下達了攻打濟南的命令。孟昭進擔任作戰總指揮,在軍事會議上,孟昭進對戰都進行了具體的部署:

                      1.歷城江兆明營,計四百余人,沿龍山,郭店一線,直攻濟南東門。

                      2.章丘王德五營,計四百余人,由東西梧港溝,張家莊一線,直撲濟南南關,殲滅南關之敵后,擴大戰果縱深至院前大街,繼續殲滅敵人。

                      3.齊東張復乾團,一千五百人左右,由東西彩石,東西泉瀘,高家莊一代出發經龍洞佛峪,八里洼,進攻南圩門里,桿石橋,殲滅守敵,爾后向商埠推進。

                      4.章丘宋京山團,兩千余人,隨張復乾團西進,至賜兒山以北的商埠,在此截擊由濟南飛機場增援的敵軍。

                      5.孟昭進率直屬工兵營,警衛一營,警衛二營,計一千余人,沿錦繡川向西,經埠村,孫村直抵千佛山,作為戰斗預備隊。

                      6,八路軍三支隊獨立營,由營長林青率領,由膠濟鐵路北經桃花山,平陵城,無影山,直攻板橋,黃臺橋,掩護我右翼安全。

                      7.政治部部長王次芳,率領部分部隊及積極要求參戰的人民群眾,負責破壞膠濟鐵路龍山車站至周村車站之間的鐵路橋梁及設施,斷絕日軍的鐵路運輸。

                      根據武漢大本營的命令,參戰部隊于12日晚秘密接近濟南,進入預定戰斗地點。當晚半夜,部隊正在運動進入戰斗地點時,天氣突變,狂風大作,雷聲隆隆,下起了傾盆大雨。雷聲,風聲,雨聲震撼著大地,路上雨水成河。這樣惡劣的的天氣,絲毫沒有影響義勇軍參戰官兵發揚山東好男兒的英雄氣概,大雨澆不滅戰士們勇往直前,不怕犧牲,痛擊日寇的抗戰決心,官兵們情緒高漲,按預訂部署計劃,進入各自的攻擊陣地。

                      13日拂曉,風雨過后的濟南市區仍是云霧彌漫,能見度很低,按照預定計劃,十一時,戰斗首先在濟南東關打響,隨后,南關也開始了攻擊,江兆明營沖進濟南東門,在青龍橋附近同敵人展開了激戰。王德五營利用云霧彌漫,從南門殺進濟南城里,在院東大街與日軍主力遭遇,雙方展開了激烈交戰,西門大街附近,日軍的坦克,戰車也向王德五營撲來,槍聲,炮聲,殺聲響成一片,孟昭進急令作為預備隊的警衛二營,從南門,西關之間攻擊上去,支援王德五營,戰斗打的異常激烈,義勇軍戰士同敵人展開了巷戰,東起青龍橋,西至普利門一代一片火海。

                      下午二時,張復乾團,宋京山團在桿石橋附近也同敵人遭遇交火,義勇軍戰士們利用房屋屏障作為掩護,機動靈活的同敵人周旋戰斗。

                      在黃臺橋,板橋附近,八路軍三支隊獨立營在中午時分也同日軍展開了激烈的戰斗,后前進至冷水溝,郭店一代同敵人激戰了一下午。

                      第一天的戰斗,從上午十一時開始,一直打到傍晚。晚八時左右,各營,團長先后到千佛山戰斗指揮部,向孟昭進匯報戰情,大家斗志旺盛,決心同日寇決一死戰。

                    \

                      8月14日清晨,部隊仍堅守在濟南南關,西關的陣地上。十時左右,日軍飛機開始進行低空偵查,并對板橋,東關,千佛山附近的我軍陣地進行狂轟亂炸。正午時分,日軍的汽車,坦克從火車站向普利門一代開來,向我軍陣地進行了猛烈地射擊,我抗日義勇軍因沒有重武器,單兵裝備武器也比較簡陋,又缺乏彈藥,不便于敵人正面對峙,各部隊以連排為單位,分散行動,隱蔽的打擊敵人,日軍捕捉不到大目標,又沒有力量在街道胡同中周旋,只好在坦克汽車上來回掃射,制造恐怖氣氛。第二天的戰斗就這樣在半戰半休中度過。

                      第三天,天氣仍是陰沉沉的,敵人調集了增援部隊,加強了攻擊的力量和力度。早飯后,日軍首先向西關,南關我軍陣地進行了猛烈炮擊,發射了大批炮彈,炮擊結束后,日軍從商埠西頭分三路瘋狂的向我軍撲來。因戰斗目的已達到,為避免更大的傷亡,孟昭進命令部隊撤出戰斗。這時,天空忽降大雨,我參戰部隊利用這個有利時機,迅速集結,撤出濟南城。江兆明營,王德五營從東南門的舍坊門,沿大小山溝撤向張家山方向。張復乾團由桿石橋以南撤向興隆山東南方向。宋京山團撤向八里洼后,沿錦繡川東去,工兵營,警衛營隨宋京山團東撤。至此,我參戰部隊全部安全撤出。

                      在戰斗部隊激戰濟南之時,政治部部長王次芳帶領幾千名官兵和群眾,在龍山火車站,到棗園,明水,普集,大臨池,周村一線的膠濟鐵路線上,炸橋梁,扒鐵路,拉線桿,使日軍一百多公里的鐵路線遭到嚴重破壞。

                      在戰斗中,參戰部隊得到了廣大濟南市民的大力支援,有的送水送飯,有的救護傷員,有的抬出門板桌椅等家具設置障礙,到處是軍民團結一致,共同抗擊日寇的生動場面。

                      此次濟南之戰,斃傷日偽軍千余人,膠濟鐵路一百多公里的鐵路橋梁被全部炸毀,鐵軌被掀,電線被剪,線桿被拉到,使膠濟鐵路中斷數十日。日軍的補給運輸受到嚴重的影響。我軍僅陣亡七十多人,傷四百余人。

                      戰斗結束后,鄒平,齊東,章丘的政府機關,學校,人民群眾紛紛組成慰問隊,到部隊慰問,六十九軍轉來了大后方各部祝賀濟南戰斗勝利的電文,《大公報》,《中央日報》,《新民報》,《民國日報》等報紙都以頭條新聞的形式報道了濟南攻擊戰的消息。國民黨抗戰大本營對孟昭進的抗日義勇軍在全國軍隊中進行通令嘉獎,并獎勵部隊獎金兩萬元,子彈十萬發。

                      濟南攻擊戰,是抗日義勇軍與八路軍三支隊,在廣大人民群眾的支持下,同裝備精良的日本侵略軍的一次殊死之戰,這只拿起槍剛剛半年的群眾武裝,敢于深入虎穴,在濟南激戰三晝夜,給敵人以沉重打擊,有力的支持了武漢保衛戰,充分顯示了山東人民的抗戰熱情和全民抗戰的力量。

                      濟南攻擊戰,是國共兩黨第二次合作時期,山東人民用生命和鮮血,在抗日戰爭史冊上,的一頁光輝 篇章1

                    \

                      尋訪濟南泉文化

                      積淀千年的泉水文化,不僅存留在文人墨客的吟詠中,也不僅鐫刻在石碑和遺跡間,更重要的,是存在于老百姓的生活中。在濟南,人們的吃穿住用,都與泉水結下了不解之緣。

                      家家泉水的泉邊情結

                      濟南的泉水眾多,不僅有形成風景名勝的大泉,而且還有為數眾多隱在街頭巷尾、居民宅院的泉水。人傍泉居,泉因人清,多少年來,泉水、泉池,已經成為人們生活中的一部分。

                      在老城區,每一個老濟南人都能講出許多關于泉水的故事:像珍珠泉附近,幾乎家家都有泉水,直到上世紀50年代,那里的四合院里、青石板路邊,都隨處可見泉水從石縫中往外流。翻開一塊瓦片,就能看到一汪清水;

                      那時候,常常有人在泉池邊捉螃蟹。用一條小竿子,一頭拴一根馬尾絲,下面打一個活扣,放在水里不動,等螃蟹咬了活扣,猛地一提就能拽上來。有的人一晚上能套四五十只;

                      在泉池邊搗衣搓洗,將新買的西瓜放進泉池浸涼,在泉池邊洗臉刷牙,提水做飯,喝茶聊天,這樣的鏡頭,在每一個四合院里,在每一處泉池邊都能看到。

                      四季可見的泉水,在老城區隨處涌流,從街巷里淌過,匯成一條條小溪。泉溪相連,又形成較大的池子和小河,穿過馬路和民居,最后匯集大明湖和小清河。

                      彎彎曲曲的小巷,通往河道上的石拱橋或板橋。水道、河網交織,街巷、拱橋相連。泉邊河岸,楊柳拂水,游魚戲蓮,一幅江南水景。

                      許多民居傍泉或依河而建,泉水就在巷子里順著墻根在石板上流淌。走在胡同里,就能聽到石板路上或石板下淙淙的流水聲。夏季水旺,泉水涌上石板,巷子淌成一條條淺溪,滿街是清澈的流水,仿佛一片水城。這時候,人們都喜歡光著腳丫在青石板上走路,感受老濟南特有的泉水風情。

                    \

                      大明湖邊獨特的蓮荷民俗

                      濟南多泉,泉水涌流,形成了大明湖。盛產蓮藕的大明湖,很自然地影響濟南,使一座北方的城市產生了獨特的蓮荷習俗。

                      濟南每年有兩次荷花節,每到農歷六月二十四或者七月十三日,濟南人就會成群結伴趕到大明湖畔,觀花賞荷。前一個日期稱為“迎荷花神節”,又叫“蓮花節”、“荷花生日”,后一個日期則稱為“送荷花神節”。

                      節日期間,正值大明湖荷花盛開,游湖的人盛裝打扮,有的乘船游湖,有的遠觀近賞,有的攜酒飲酌……賞花歸來,還要買上幾枝荷花,帶回家中供在案頭,朝夕觀賞。

                      除了給荷花過生日,濟南人還拜“藕神”,并且修建了一座“藕神祠”來供奉。民間傳說的藕神原來是男的,稱為“藕神爺”,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供奉。清朝時候地方文人重修藕神祠,將宋代女詞人李清照請來,設立神位,刻石立碑,從此李清照就做了藕神。至今新修的藕神祠里,供奉的藕神還是李清照。

                      采蓮子外,老濟南人還有吃荷花的習俗,叫吃“炸荷花瓣”。新鮮、完整、干凈的荷花瓣洗凈后,敷上一層薄薄的雞蛋糊,放進油鍋炸好后撒上白糖,就成了清香可口的濟南名菜。作家老舍在濟南教書時品嘗了這道菜,一直念念不忘,在他的《吃荷花的》一文中大加贊賞,稱為“濟南的典故”。

                      荷花能吃,荷葉也能吃。夏季,濟南人將新鮮的荷葉洗凈,用熱水稍微燙一燙,蓋在正煮著的粥面上,這樣煮好的粥帶著荷葉的清香,連顏色都變成淡綠色,這叫“荷葉粥”。用荷葉包裹食品,至今還是濟南的一大特色。

                      泉水造就了大明湖,因湖種藕生荷,濟南人的這種蓮荷習俗,說到底還是來源于泉水。

                      作為一座古代城池,濟南與其他古城有許多不同之處。一般的古城修建起來是個方形,一圍城墻,東西南北四面各開一座城門,南北城門之間有一道中軸線,與東西城門之間的道路相交處,有一個十字路口,路口近旁有鐘樓和鼓樓。但濟南卻不是這樣,原因就在于泉水。

                      泉水孕育出的城市“怪格局”

                      由于泉水眾多,在附近匯聚成大明湖,濟南只能依湖而建,北門正對著湖泊,和南門不在一條直線上;同時,東門偏北,西門偏南,東西門也不在一條直線上。這就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四門不對”景觀,使濟南老城沒有一個坐落于城市中心的十字路口。

                      城門不對稱,使老濟南的街道無法直通,從而形成了許多互不連通的街巷。在依水傍河而建的官衙、民宅、商號之間,一條條街巷曲徑通幽,“九街十八巷七十二胡同”,依傍著泉水、河流、湖泊,分割、規劃著老濟南奇特的城市格局。

                      這些街巷,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窄。就連主要的街道院東院西大街也只有兩丈多寬,一般街巷只有一丈寬。兩邊門樓、山墻高聳,中間是深而窄的巷道,蘊蓄著老濟南悠久的文化。

                      因為泉水多,老濟南街巷路面多鋪設青石板,石板順著排列,中間寬大,是行人的通道,兩邊稍窄的石板,平時也可以走人,雨季就成了雨水和泉水的排水溝。這種全城街道幾乎全用青石板鋪路的景致,當時在全國差不多只有在濟南能看得到。

                      由于泉水多,河流多,濟南老城還擁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水巷。“幾處流水幾處橋”,橋梁也就成了濟南獨特的一景。這些橋,年齡大的老濟南人都還能記得,像西門外的濼源橋、城北的匯波橋,還有百花橋、起鳳橋、來鶴橋等等。木橋、石橋、拱橋、板橋,近百座橋梁,勾勒出老濟南的泉城風貌。

                      就連普普通通的街巷本身,也帶著泉水的記號。像王府池子街、江家池子街、平泉胡同、涌泉胡同、玉環泉街、曲水亭街等,街道的名字就傳遞著泉水的位置。

                      因水建橋,遍布濟南老城區的近百座橋還帶出了許多以橋為名的街道和地名。像大板橋街、東鵲華橋街以及后來老城區之外的解放橋、青龍橋、成豐橋等等,襯托出濟南特有的水鄉風光。

                      發源于趵突泉往東入海的小清河,繞著老城區的水陸碼頭,將水鄉濟南的名聲四處遠播。泉水處處,水巷縱橫,民居、小橋、街巷交錯,演繹著濟南千年的城市歷史

                    \

                      濟南的飲食習慣

                      濟南人的飲食與濟南的風土環境、歷史傳統有很大關系。

                      在濟南人的飲食習慣中,我們同樣可以看到尊重傳統的特點,這種傳統首先表現于世代相傳的節日食俗,人們甚至將節日的食俗編成了歌謠來傳唱,如“冬至包子夏至面,端午粽子臘八粥,正月元宵二月豆”等等。濟南夏天酷熱,到夏至這一天要吃辯涼面。從前濟南人吃涼面必不可少的佐料是胡蘿卜咸菜丁、香椿芽細丁、黃瓜絲、氽過的綠豆芽、燙過的韭菜段、醋、鹽水、麻汁醬,再加上醬瓜肉丁炸醬。這種味的涼面只有濟南人能品得出它的好處,其引人的魅力,正如一首民謠所唱的那樣:“麻醬面,麻醬面,不吃不吃兩碗半。”

                      濟南人的食俗還與濟南人的起居習慣直接有關。比如,濟南一般睡得晚起得也晚,因此也就沒有鄭重地做早飯的習慣,到晚上卻有吃小吃的嗜好。

                      老濟南的商家店鋪沒有一早就開門的。隨著近代的開埠,城市里出現了新的職業人群,可稱之為現代工薪族。這些人一早起來趕生活,要吃早飯。家里人不習慣做早飯,只好到街上去吃,這才使得做早點的行業應運而生。

                      濟南的早點一般是豆汁、油條(濟南人叫“果子”)、甜沫、雞蛋包、油炸糕、馬蹄燒餅等等。到豆汁房吃早點,身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吃法:拉洋車、出大力的人到這里,叫上一碗能起油皮的熱豆汁,把自帶的窩頭或餅子掰開,往豆汁里一泡,喝得滿頭大汗,吃得口口香甜。有些身份的人,或愛吃油條,或愛吃雞蛋包,可以根據自己的口味吩咐店里的伙計,炸得老一些或嫩一點。就是這尋常的幾樣吃食,也有的店鋪能夠做得與眾不同,像大明湖飯店炸得油條,一根可以分成八條,俗稱“八批果子”。

                      起得稍晚的人,吃早點選擇的余地就大一些。除了上面提到的幾種食物,還可以吃到燒餅夾牛肉、油旋、盤絲餅、鍋貼、大米干飯把子肉等。濟南的牛肉遠近有名。舊時在北厚記附近有一家賣牛肉的,遇上順風,一進普利門就能聞到肉香味。在這個牛肉攤旁邊,有人搭賣馬蹄燒餅。買了牛肉再夾進燒餅中,便配成人們喜愛的“美食”。油旋本是南方的一種面食,清朝末年曾在南京經營這種面食的徐氏兄弟,把油旋帶到了濟南。油旋里面要摻入蔥油細鹽,搓拉至薄,層層卷起,先烙后烤,因形如螺旋,所以叫做“油旋”。與油旋相似的一種面食是盤絲餅, 它源于本地,是用傳統的抻面制成的。盤絲餅也叫“青油盤絲餅”,是把面抻至極細,再盤成圓餅,一餅面絲可達千余根,在油中半煎半烙而成。濟南的鍋貼是很有名的,又以便宜坊所制為最佳。包制時餡和面各半,兩頭留口,呈月牙狀,放入鐺中煎烙帶蒸,將熟時淋上香油,底酥黃,面白軟,餡香美,長久被列為濟南名吃。大米干飯把子肉有點像午飯了,因為在濟南人的心目中,這是正式的飯食,不大像隨隨便便的早點。賣大米干飯把子肉最有名的當數趙家干飯鋪,其把子肉用五花帶皮肉燒制成。除此之外,還有醬雞蛋、四喜丸子、炸豆腐、炸面筋等。

                      濟南人吃夜宵,有幾種去處,街上的米粉鋪大都經營到午夜。粉蒸肉、豆腐腦、熱豆腐、丸子湯、燒餅果子、醬雞蛋則在各街巷提燈叫賣。諸多吃食中值得一提的是濟南的米粉肉獨具一格。做米粉肉用的是豬硬肋肉,先要在火上燎糊肉皮,再放到熱水中浸透,用刀刮掉糊皮;米要精選好大米,加入花椒、桂皮、八角,在微火上炒成淡黃色,然后撿出佐料軋米為粉。軋米又不能軋得過細,一粒米軋成三瓣最好。制成后,將粉與肉合在一起加入醬油、精鹽、南酒杯浸漬。最后把肉皮朝上擺在粗瓷碗里,米粉撒在上面,上籠旺火蒸熟,做成的米粉肉色紅味厚,肥美不膩。

                    \

                     
                         
                     
                     
                    Copyright Fuzhon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山東師范大學附屬中學  魯ICP備06004854號  
                    山東師大附中本校區地址:濟南市歷下區山師北街3號      郵編:250014
                    山東師大附中幸福柳校區地址:歷城區王舍人街道幸福柳路10號  郵編:250100 

                     

                    凯发娱乐_入口